被沦为天下人笑柄的韩桓惠王,在位期间有什么作为?

YLFH3UB9q 2022-03-10 阅读:89
被沦为天下人笑柄的韩桓惠王,在位期间有什么作为?

  今天小编为大家带来了一篇关于韩桓惠王的文章,欢迎阅读哦~


  正所谓“亡六国者六国也”,在孙皓晖老师的《大秦帝国》一书中,曾以一句“术治亡韩,失才亡魏,乱政亡赵,分治亡楚,迂政亡燕,偏安亡齐”将山东六国覆亡的原因一笔点破。


  我们今天就来聊一聊因“术治”而强,又因“术治而亡”的韩国吧。


  韩氏,本是晋国公族,在骊姬之乱中深受打击,实力衰微,成为了依附于赵氏的家族之一,其家主韩厥更是被赵衰一手抚养长大,韩赵两家关系密切。


  晋景公时期,为了分化各大卿族势力,晋景公将一些此前显赫的家族重新纳入了卿族之中,这其中就有韩厥带领的韩氏。不久,下宫之难(赵氏孤儿案的原型)爆发,赵氏遭到了灭顶之灾,在韩厥的护卫下,赵氏得以保存下了最后一丝血脉。


  在韩厥的呵护下,赵武长大成人,而后,在晋厉公的扶持下,重振赵氏。感念韩厥之恩,赵氏与韩氏结成了坚实的联盟,大力扶持实力尚弱的韩氏,使得韩氏得以坐稳六大卿族之位。



  后来的历史大家都很清楚了,经过了百余年的斗争,晋国卿族从巅峰时期的十二个,逐步变成了智、赵、魏、韩四家。而后,赵、魏、韩三家联手,灭掉了不可一世的智氏,进而三家分晋,晋国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,赵、魏、韩取而代之,由此,战国七雄正式形成。


  说起“术治”,必然绕不开韩昭侯和他力主推行的那场“申不害变法”。


  公元前351年,在韩昭侯的支持下“郑之贱臣”申不害拜相,在韩国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变法,史称“申不害变法”。


  在韩非子整合法家各派之前,法家曾分为三大派系——以商鞅为代表,主张“法治”的法家法派;以申不害为代表,主张“术治”的法家术派;以慎到为代表,主张“势治”的法家势派。


  作为法家术派的代表人物,申不害在韩国推行的变法,自然便就是以“术治”为核心,即不断加强君主集权,加强君王权威,而非重视法治,使得君王可以肆意凌驾于律法之上,在韩国形成了“一言正而天下定,一言倚而天下靡”的局面。不仅如此,这场基于“术治”之上的改革,还在韩国形成了各种阴谋诡计不断滋生的土壤,使得韩国君臣开始不再脚踏实地,埋头苦干,反而寄希望于阴谋诡计之上。


  这种风气到韩桓惠王之时,达成了顶峰,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便就是韩桓惠王在位之时的“三大政治乌龙事件”。


  移祸大邦


  公元前262年,秦昭襄王出兵攻占韩国重镇野王,随着野王的失守,韩国本土与上党郡的联系被切断,上党郡已然成为了秦国的囊中之物。


  为了做个顺水人情,韩桓惠王准备将上党郡献给秦国,以期换得秦国罢兵休战。哪知,消息传到上党郡,上党百姓群情激愤,在郡守冯亭的率领下向赵国投降。得到上党郡投入赵国怀抱的消息,韩桓惠王欣喜若狂,将此事自诩为“移祸大邦,脱我存亡之危也”。



  正是因为上党郡的争端,秦赵两国之间的大决战提前爆发——秦将王龁领兵攻占上党全境,直扑赵国邯郸,与赵军相持于长平,而后秦国换上了沙场宿将白起,一举坑杀四十余万赵军降卒,成就了白起杀神之名。


  在长平之战中,秦国为了保障前线物资运输的便捷,以偏师攻韩。韩国丧失了大河两岸全部重镇与要道,可谓是损失惨重。


  肥周退秦


  公元前256年,不甘失败的韩桓惠王又倒腾起了另一场政治乌龙。在此时,秦军进逼韩国重镇阳城、负黍,见这两座城池难以保全,韩桓惠王突然以侍奉天子为由,将这两座城池割让给了周赧王,并且鼓动周赧王以天子的身份,发起诸侯会盟,讨伐秦国。


  短视的周赧王见轻轻松松就得到了韩国两座大城,喜出望外,便答应了韩桓惠王的要求,发起会盟,邀请燕、楚、赵、魏、韩、齐六国会师攻打秦国。可是,周赧王全然忘记了自己的身份,以为自己还是那个能够号令天下的周天子,殊不知此时的周王室已然衰微。


  到了会盟之日,仅有燕、楚两国象征性地派出了一点兵力,再加上西周君手中的兵力也不过数万,而对面的秦军足有二十万之巨。无奈之下,西周君只能率军退回国内,而秦昭襄王大手一挥,命秦军长驱直入,接连攻陷了阳城、负黍,直扑周王畿,迫使西周君献出下辖全部领土,周赧王悲愤而亡。至此,历时近八百年的周王朝走向了灭亡。


  不久,得知此次会盟是韩桓惠王在背后操纵,秦昭襄王又派出大军大举进攻韩国,歼灭十余万韩军,使得韩国从此再无实力对抗秦国。


  治水疲秦



  在“移祸大邦”、“肥周退秦”之策接连失败后,韩国国力大损,已经没有能力在策划大规模的军事行动,于是,韩桓惠王将目光投向了经济领域。


  就在此时,秦国关内水旱灾害频发,为了解决这一问题,秦国向天下求取治水人才,入秦治水。此时,韩桓惠王又想以治水为由,派遣水利专家入秦,力劝秦国君臣以举国之力修筑大渠,使得秦国再无精力东顾韩国,甚至在必要之时,可以利用修渠之事,拖垮整个秦国的经济。


  于是乎,就有了水工郑国入秦为秦国修筑郑国渠一事。在郑国修渠的十年时间里,秦国的确减少了东出攻略各国的次数,为韩国换来了短暂的和平时间。


  韩桓惠王的“治水疲秦”之策,对于韩国来说虽有一时之利,但只要郑国渠修成,秦国关中之地将再无水旱之忧,将会成了继巴蜀之地后又一个天府之地,在此基础上,秦国国力进一步增强,灭亡山东六国便是手到擒来的事情


  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
评论(0)

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