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是诗人魂,无奈投成帝王身:李煜的一生早已注定

YLFH3UB9q 2022-03-09 阅读:107
本是诗人魂,无奈投成帝王身:李煜的一生早已注定

  南唐升元元年(937年),华夏最浪漫的七夕夜里,古城金陵热闹非凡。天上牛郎织女鹊桥相会,人间善男信女祈求姻缘。彼时,在富丽堂皇的吴王府中,一间仆人忙碌进出的宅院里,一个婴儿用阵阵啼哭向这个世界宣布着自己的到来。一位浪漫的皇帝睁开眼对这个世界投来好奇的眼光。


  这个小小的婴儿就是吴王李璟的第六子——千古词坛的“南面王”,也是后来的南唐亡国后主,李煜。


  吴王李璟希望此子终生幸福,诸事如意,遂命名“从嘉”。当家人们抱起婴儿仔细端详时竟发现其是“骈齿重瞳”,世间少有的贵人之象。那周朝武王和西楚项羽便是如此,人人皆道这是非凡之象,故从嘉又字重光。


  从嘉天资聪颖,在诗文方面颇有天赋,七岁即可背诵曹植《燕歌行》,且颇有一番见地,深得皇帝爷爷李昇宠爱。


  在从嘉七岁这年(943年),祖父李昪病逝,父亲李璟继位,改年号为保大。从嘉和五个哥哥摇身一变成为皇子,命运的齿轮慢慢转动,悲伤故事的序曲渐渐响起。


  从嘉为李璟六子,他头上还有五个哥哥,李璟登基后,六个孩子成为皇子龙裔,地位越发尊贵。然而,兄弟间的手足亲情却被权力之争渐渐泯灭。他尊贵的血统,异于常人的重瞳招致兄长弘冀——李璟长子的嫉恨。


  年长从嘉六岁的弘冀,十六岁被封燕王,沉默寡言却极有城府。虽然他战功卓著,却因性格狠毒凶残为李璟所不喜。为了确保自己的皇位,弘冀更是毒死了自己的三叔李景遂(李璟曾表示过要兄终弟及)。


  他是那样恐惧手段凶残的兄长,明白了自己所渴望的父慈子孝、其乐融融的家庭已化作梦幻泡影后,毅然决然地投身于文学,沉溺于靡靡之音。以此宽兄长之心——他不过是除了文墨之外一无所长的幼弟,对于庙堂之事,他不关心,也不愿意沾染丝毫。


  渐渐地,如仲永一般,这个男人收敛所有锋芒,泯于平淡,甘于寂寞。他在自己的世界里写词作画,听雨打屋檐,看四时变化。那时,他将自己的号改成钟隐,别号莲峰居士。驾一叶扁舟,任江水自流,远遁红尘,悄然归隐。“永忆江湖归白发,欲回天地入扁舟”,李煜追逐着这样安静的生活方式,殊不知,命运无常。


  最初的他,选择做江湖隐士,孤舟钓客,偶尔同文人墨客举杯同欢,高谈阔论,这样的生活又何尝不是一种享受,不用承担国家重担,即便国破家亡,也不用因为是亡国之君而遭人唾骂。当他在异国回顾此生时才知道,原来自己一生中最无忧无虑的时光,就是那段时而凶险时而无助的时光。


  南唐不过短短三十九载,却历经三代君王,从开国君主李昇到后主李煜,这祖孙三代却经历了一个可笑的变化——治国才能一代弱过一代;文学才华一代胜过一代。李昇生于离乱,成于离乱,最后亦死于离乱。他耗尽心力将南唐打造成一个实力和财力都格外雄厚的国家,令小国都不敢轻易来犯。然而,生性慈柔的长子李璟却错信“五鬼”(当时把持朝政的冯延巳、冯延鲁、魏岑、陈觉、查文徽),悍然出兵征伐闽楚地区,使得举国上下一边哀鸣。李昇一统天下的遗愿也成为了泡沫。


  五代十国形势图


  李煜一位自己将终其一生都只能奉献于文学时,一场来势汹汹的灾病却夺走了兄长弘冀的生命,他恍然发觉自己前面的五个哥哥居然都已早逝,出于各式原由。命运,终于显露出了它的一鳞半爪,它将毫无准备的从嘉送上宝座,之后对他不闻不问,不再眷恋。


  中主李璟在位时南征北战致使国库空虚,民不聊生。就在南唐每况愈下的时候,北方列强频频崛起,原本就内忧外患的国家,显得更加千疮百孔。


  南唐大保十三年(955年),周世宗向南唐宣战,以南唐割地进贡,成为后周附庸为结尾。


  显德七年(960年),赵匡胤发动“陈桥兵变”,黄袍加身,即位称帝,后周变北宋。后李璟为防北宋,迁都南昌,病逝于途中。他以一死换来了永恒的安宁,将所有责任、痛苦和残酷都留给了太子李煜。


  建隆二年(961年),李煜即位。那年他二十五岁,这位年轻的君王像他的父亲,清雅温柔,对政治上弄权之事全无概念,一心留恋琴棋书画,艺术造诣极高。后世之人总是对李煜无政治才能颇有微词,却忘了他始终时被动接受,何曾有过自己的选择?


  北宋开宝六年(973年),宋太祖令李煜去开封,他托病不去,宋太祖遂派曹彬领军队去攻打南唐。


  北宋开宝七年(974年),曹彬攻克金陵。


  公元975年,后主肉袒出降,被俘到汴京,封违命侯。太宗即位,进封陇西郡公。


  从一国之主到他国俘虏,李煜的经历面前,大多抱怨自己怀才不遇、感叹世道不公的诗词只能算是无病呻吟了吧。作为一国之主,他护不住自己的子民;作为一位晚辈,他断送了先祖基业;作为一位丈夫,他明知小周后受辱却无法护他周全。或许,那杯有毒的美酒,是他期待了很久的解脱。


  北宋太平兴国三年(978年),七夕夜,李煜一首《虞美人》被暗探呈于太宗,遂此美酒一杯,南唐降王李煜身死寓所。四十二年前,他在南唐子民欢度七夕的载歌载舞中迈向今生;四十二年后,他在异国他乡的牢笼中了此残生。在喝孟婆汤之前,你有没有向地藏菩萨求个愿?来生莫去帝王家,做个浪迹江湖的清贵公子吧。


  春花秋月何时了?往事知多少。小楼昨夜又东风,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。


  雕栏玉砌应犹在,只是朱颜改。问君能有几多愁?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。


  ——虞美人·李煜


  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
评论(0)

二维码